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赌场攻略 >

澳门赌场攻略:中国籍WTO大法官:被外国同行戏

时间:2017-01-20 17:53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澳门赌场攻略:中国籍WTO大法官:被外国同行戏称“龙女士”

    赵宏1月19日启程从北京出发飞赴瑞士日内瓦,将于25日宣誓就任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构上诉机构大法官。
    
    赵宏是WTO上诉机构第二位中国籍大法官。此前的8年,这一职位上的中国籍大法官是同为女性的张月姣。张月姣连任两届,于2016年10月正式卸任。
    
    值此重要角色新旧更替之际,《法制日报》编辑部对赵宏和张月姣分别进行了专访,以飨读者。
    
    1月25日,中国籍赵宏女士将在瑞士日内瓦宣誓就任世界贸易组织(WTO)争端解决机构上诉机构成员。至此,赵宏成为WTO上诉机构的第二位中国籍女性,同时也是当前上诉机构成员中唯一的一名女性成员。
    
    在赴日内瓦宣誓就职前,赵宏在北京的家中接受了《法制日报》记者的专访,应记者提问,介绍了“应聘”WTO争端解决机构上诉机构成员、人生经历以及如何当好WTO上诉机构法官。
    
    淡泊的理想主义者
    
    一走进赵宏家中,记者即被满屋子的书震撼住了,客厅的三面墙上摆满了书(另一面是窗户),其中一面墙上全是英文书籍。赵宏笑着说,“我们家买得最多的就是书了”。记者注意到,除了客厅里都是书外,餐厅和卧室的墙上也摆满了书。眼睛所到之处,所看到的几乎都是书的影子。
    
    这并不是我与赵宏法官的首次见面。与赵宏的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2011年在西安交通大学法学院的一次国际投资的会议上。当时赵宏是中国驻WTO代表团的公使衔参赞,来西安参加会议并做主讲嘉宾。赵宏给人的印象是有学术素养、知性、大方、为人随和。
    
    之后在2012年,法制日报社组织代表团赴欧洲采访,得知我们想赴日内瓦采访WTO,赵宏便热心地帮我们安排采访世贸组织秘书处的事宜,令我们非常感动。在采访期间,赵宏积极帮我们联系采访上诉机构秘书处司长、法律司司长、规则司司长等高官,带我们参观WTO总部,尽管多年过去,我依然记得当时的场景。
    
    作为一名熟悉国际法的稀有人才,如在大公司和律所工作会获得高薪。“我对物质方面没有太多的要求,更加注重精神领域的追求,我也是一个对理想有追求的人。”赵宏说,她之前在外经贸部和商务部等政府部门工作,参与很多国内的立法,觉得每一部立法都关系到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必须干好这份工作。现在到WTO上诉机构工作,对我而言,更是一份“伟大的事业”,因为这是在推动世界和平和国际法治的发展。
    
    在许多外交场合,赵宏均表示,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是推动世界和平的力量。只有和平地解决争端,才能增进世界和平,给世界带来繁荣。自上诉机构1995年成立以来,在解决WTO成员间贸易争端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效化解了成员间的重大贸易纠纷。赵宏说,上任之后,要履职尽责,“愿为和平解决争端奉献付出,矢志不渝”,为维护世界和平和国际法治贡献一份力量。
    
    兼具学术实务背景
    
    根据《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DSU)第17.1条的规定,上诉机构是由WTO争端解决机构(DSB)设立的常设机构,负责审理对专家小组裁决或建议中关于法律或法律解释不服的上诉案件。上诉机构成员由7人组成,四年一任,可以连任一次。
    
    对上诉机构成员资质的要求是极高的。根据DSU第17条的规定,要成为上诉机构成员的个人必须具备相当的专业技能,即上诉机构成员必须是在法律和国际贸易领域中公认的权威,对世贸组织的有关协议所涉主题具有公认的专业知识。
    
    与赵宏一起“竞争”上岗的还有6位候选人,分别来自日本、尼泊尔、中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土耳其,最终赵宏脱颖而出。
    
    赵宏凭借什么脱颖而出?“我想,可能是我不但具有学术功底,还有实务经验。”赵宏说。
    
    赵宏,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先后获得北京大学法学学士、硕士、博士学位。曾在中国外经贸部、商务部的多个部门任职,在国际经贸法律和世贸组织等领域有丰富的工作经验。自2004年1月,先后任商务部国际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谈判代表助理、反垄断局副局长、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团公使衔参赞、商务部世界贸易组织司正司级谈判专员。她的专长领域包括知识产权法、国际贸易法、国际投资法、竞争政策、争端解决和世界组织法等。曾发表国际经济法、对外贸易法、合同法、外资法领域论文着作若干。
    
    记者梳理现任和以往上诉机构成员的背景发现,这些成员多为大学教授、律师出身,赵宏是少有的具有很强法学背景和实务经验的人。
    
    WTO官网对赵宏的介绍还特别提到她曾经于1999年至2004年担任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庭的人民陪审员。赵宏说,在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还特别问我当人民陪审员的经历,并询问人民陪审员与法官的区别。她说,在当人民陪审员期间,她每年一般会参与一至两个案子,虽然人民陪审员可以书面审理案子,但是她还是会尽量参加案件的审理。
    
    “面试官翻看我简历的时候,特别惊讶于我居然从事了这么多的工作。”赵宏笑着说道。
    
    赵宏的法律实务经验非常丰富和翔实。“这得益于我从大学毕业以来,一直在比较重要的岗位工作,而且始终在最前沿的领域实践着外经贸法律”。
    
    赵宏曾参与中国多部重要的外经贸立法工作,参与WTO、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亚太经合组织、经合组织等国际组织的贸易、投资、知识产权、竞争政策的谈判和规则制定,参与美欧日等国与中国的双边知识产权谈判、WTO信息技术产品协定和贸易便利化协定的谈判等。
    
    特别是在2009年至2014年期间,赵宏在中国常驻世界贸易组织代表团工作,相比其他候选人,她更加了解当前WTO及其成员在争端解决和贸易谈判方面最关注什么、目前的机制运作如何。当时,她还曾经代表中方面试过之前竞聘上诉机构成员的候选人。
    
    被同行称为“Dragon Lady”
    
    在WTO圈,赵宏是一个小有知名度的人。一些外国同行戏称她为“Dragon Lady”(龙女士)。这不仅仅是因为她来自中国,更是因为她不仅熟悉规则,还敢于为发展中国家和小国家发声,善于运用规则扞卫中国及发展中国家的权益,敢于表达自己的观点。
    
    WTO上诉机构许多争端案件通常牵涉到争端当事国的重大利益,因此上诉机构的7名成员责任重大,任何一个裁决都将事实上起到先例的作用。对于发展中国家和小国家而言,更希望案件得到公正处理,维护他们的利益,妥善解决纠纷。
    
    多年前,赵宏曾经做过一件轰动WTO圈的事情。
    
    2006年,美国、日本发起《反盗版贸易协定》,随后加拿大、欧盟、韩国等先后加入讨论。2010年12月,参加谈判的39个国家就协定文本达成一致。这个《反盗版贸易协定》制定了比现行WTO的《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TRIPS)更强硬和更高的保护知识产权的标准,关系到众多发展中国家的利益,但文本的谈判却秘密进行,是不公开的。
    
    当文本被公开后,来自印度的代表希望将对该文本的讨论列入WTO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理事会一次例会的议程中,但在会议议程通过的时候,却遭到来自美欧瑞士等发达国家的反对。由于会议议程通不过,会议无法举行,只能休会。经主席场外斡旋和协调,议程经修改得到通过。
    
    在复会后的这次会议上,赵宏代表中国首先发言,因事前料定会有一场较量而做了充分的准备,一口气讲了40多分钟,引用世贸组织关于贸易政策透明度的规则、《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等相关法律文件,首先指出协议是秘密谈判,没有透明度,对于关系到众多成员利益的协议,连将议题列入会议议程都受到如此大的阻力,是成员难以接受的,发展中成员需要对该协议发表实质性的意见。她还从世贸规则的角度,逐条评论了该协议违背或超出世贸规则的内容,并从理论和实践层面论述了协定可能产生的影响。
    
    这个发言当时震撼了整个WTO圈。赵宏笑着说:“后来,阿根廷等多个成员大使打电话向当时的中国驻WTO代表团孙振宇大使表示感谢和祝贺。秘书处和许多成员来索要中方发言稿。”之后,这个协议在欧盟议会的讨论中被否决,美国最终也没有批准这个协议,该协议最终也就流产了。
    
    历经四十多场面试
    
    2016年4月7日至8日,遴选委员会对7名候选人进行面试,但这只是面试的开始。赵宏说,从4月7日至20日,她一共经历了40多场面试,因为除了遴选委员会的面试外,候选人还要接受WTO成员国的面试,有时候,一天就有四五场面试。
    
    根据《世界贸易组织常设上诉机构上诉审理工作程序》的规定,上诉机构成员的产生由WTO各成员的代表提名。然后,总干事、争端解决机构主席、总理事会主席、货物贸易理事会、服务贸易理事会和知识产权理事会的主席联合组成遴选委员会进行面试,候选人还要接受成员国的面试和询问。最后,争端解决机构在全体成员会议上所有成员达成共识后,确定拟任人员并正式任命。
    
    “这是一个非常紧张的过程。”赵宏说,这次遴选各国都非常重视,派出大使亲自面试,光欧盟和美国就分别面试了两次,有的面试还会提出一些敏感尖锐的问题。“我们还专程去了一趟欧盟总部,面试官包括前任、现任和后任主席国代表、欧委会法律司和贸易总司负责人等10人,共回答了10个问题,前后有两个小时”。
    
    对于这些面试,赵宏做了相当充分的准备。由于前任上诉机构成员张月姣刚刚离任,此次中国推出两名候选人,所以希望两个人中能产生一位。
    
    由于准备充分,加上有较强的法学背景及实务经验,赵宏在第一次参加上诉机构成员的遴选时就获得成功。上诉机构成员的竞争向来激烈,很多上诉机构成员都是经过2次甚至3次遴选才获得成功的。
    
    肩负使命责任重大
    
    上诉机构在争端解决机制中具有相当高的地位,因此,能够荣任上诉机构成员在一位法律人士的职业生涯中也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
    
    要成为上诉机构成员,除了本人的实力外,还需要自己国家的推荐。要被选为上诉机构成员,应当在国际贸易法界具有相当的学识和地位,更要靠自己的国家在WTO体系内具有的重要地位。“祖国的强大是个人能够当选上诉机构的至关重要的因素,”赵宏强调,作为世界第一贸易大国,在上诉机构中理应有中国的代表。
    
    在得知自己被选上后,赵宏说,感觉自己肩上责任重大,使命艰巨。她形容,这是一次“艰辛之旅,也是孤独之旅”,因为作为法官,“是有严格纪律和职业操守的”。
    
    去年,WTO上诉机构一共作出了6个报告,而今年预计有约20个报告上诉到上诉机构,因而今年也被上诉机构主席称为“案件海啸”之年。
    
    上诉机构成员采取轮流方式处理案件,每一个案件由其中3位法官处理,3人对案件审理负全责。但根据规定,每一个报告的作出,都需要与其他4位法官沟通,除非某人因为利益冲突不能参与案件的审理或讨论。上诉机构做出决定的原则是最大限度地协商一致。到目前为止,除个别案件有不同观点记录在案,绝大多数案件都是一致意见作出的。当前,上诉机构成员的工作状态是相当紧张的,除在日内瓦工作时是每周7天,经常是从早上工作到晚上,平时还需要审阅大量的案件材料。
    
    “虽然我还没有到日内瓦宣誓就职,但是上诉机构已经给我发来了许多材料,必须在上任前抓紧时间看完,才能在正式就任后就进入工作状态。”赵宏笑着说道。
    
    尽管预计工作任务会很繁重,但是赵宏说,自己能够被选上,说明164个成员信任你,所以一定会尽自己所能,把成员提交的贸易争端案件处理好。
    
    在赵宏看来,裁决案件要依照法律,秉持独立公正和法治的精神。每一份裁决都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虽然法官是在裁决具体的案子,但实际上是历史在裁决你”。
    
    “一名成功的法官,不仅要有专业素养,还要有高尚的人格魅力。”赵宏说,每位法官都来自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背景,不可避免会有不同的观点和立场。上诉机构的每个裁决都要获得成员的一致同意,因此只有具有高尚的人格魅力,才能更有影响力和说服力,也才能获得其他成员的信任和支持。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