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金沙官网 >

高校转专业为何不能全面放开

时间:2017-04-14 13:0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教育部今年2月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明确指出学生对其他专业有兴趣和专长的,可以申请转专业,学校应当制定学生转专业的具体办法,建立公平、公正的标准和程序。也就是说,转专业的难易程度和具体要求是由高校自主决定。因此,不同高校的转专业难易程度会各不相同。
 
  近年来,越来越多大学降低了校内转专业的门槛,例如北京科技大学推行的“零门槛”转专业、北京林业大学承诺高考成绩优秀的学生入学后可重选专业、北京化工大学则为学生提供3次转专业机会等。记者近日从北京大学获悉,北京大学对转系政策进行调整,进一步放宽学生专业转出的限制,例如,取消了一般专业申请转出人数不超过本专业年级总人数20%的限制、外语专业申请转出人数不超过10%等限制。
 
  说到这,大家肯定会想,转专业这种利好政策为什么不能完全放开呢?站在高校的角度来说,目前大部分高校都对转专业进行人数方面的限制,主要是由于一些高校师资跟不上,如果学生一窝蜂转进来,难保正常教学,再比如,有的学生转专业带有一定的功利性,认为学习了某个专业后,毕业后好找工作、工作收入高,自己也不是真的喜欢这个专业,这样就可能会对某些热门专业造成一定的压力,形成不同专业的不平衡。
 
  其实,国外的大学对于转专业不是完全放开的,比如美国的大学,如果学生想转入金融、工程等热门专业,需要GPA成绩(即平均成绩点数)达到一定分数,导师也会提前介入,先判断该生是否真的不适合读某个专业或者适合读某个专业。那么,自由转专业这一利好政策,距离全面推开还有多远呢?
 
  北京某大学的小曹,经过一学期艰苦的复习考试,最终转入了地质工程专业。她说,大一入学2个月后,她才发现自己从性格到兴趣,都不适合当初所选的数学专业。“当初报这个志愿,是因为从小自己的班主任就是数学老师,整整十八九年对数学产生了依赖。”
 
  北京化工大学招生处老师表示,高中大学两个教育阶段的巨大差异,使大部分学生、家长甚至高中老师,对高校专业缺乏深入认识。例如,生命科学和生物工程两个专业,一个侧重生物学基础理论研究,另一个则是酿造、发酵等产业技术专业,部分考生却经常将二者划等号。
 
  因此,近年来申请转专业的学生逐年增多。个别专业,申请转专业的比例甚至高达4到5成。根据麦可思对2015级学生的调查,41%申请转专业的本科生因为“原专业不符合兴趣”,32%的学生是因为“不符合职业期待”。还有一部分学生,是因为高考分数不够,而不得不被调剂到当下专业。“老师对报考专业讲解得太少。”“自己了解比较朦胧、简单,真正选择时发现跟当初想象的不一样。”
 
  对此,教育部今年2月新修订的《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明确指出学生对其他专业有兴趣和专长的,可以申请转专业;学校应当制定学生转专业的具体办法,建立公平、公正的标准和程序。
 
  北京大学近日又进一步放宽了学生专业转出的限制,取消了一般专业申请转出人数不超过本专业年级总人数的20%、外语专业申请转出人数不超过10%等限制。大一、大二学生可以申请转系,与学制无关。“各院系可以自行制定具体的转入学术标准,GPA是否成为考核指标,学校不统一规定。”
 
  其实,北大本科教育综合改革第一年也就是2016年,北大就对原转系(转专业)的规则进行了修订。学部内原则上可自由转专业,全校范围内可自由选课。北大北京招生组组长许崇任也将“转专业”的便利做了重点介绍,“入校后,原则上可以在学部内自由转专业。学生想转出的学院不能不准转,转入的学院只要资源够,不能不接收。”
 
  对于此次进一步放宽专业转出限制,北京大学教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学校希望通过政策调整,充分激发同学们的潜能。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大学降低了校内转专业的门槛,例如北京科技大学推行的“零门槛”转专业、北京林业大学承诺高考成绩优秀的学生入学后可重选专业等。浙江大学去年提出,大一到大三期间为学生提供3次“零门槛”转专业机会。浙大本科生招生处处长王东介绍,学生进校时选专业比较盲目,并不是依据自己的兴趣、适合度,而是热门。现在做了调整,尤其到了三年级还允许学生转专业,实际上是对学生职业生涯规划的完善。
 
  即便有转专业的机制,现实中部分学霸“从名校退学复读再考名校”,只为换个专业的新闻还是屡屡出现。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表示,对转专业,大部分学校依然会设置相对苛刻的条件,“分数门槛”就是其中之一。“换专业还是有局限,往往学生必须先把本专业学好,才能达到不学本专业的目的。很多学校A专业换到B专业,大多要求A专业GPA要达到一定要求,比如3.7才有资格换专业。这就陷入了困境,如果学生没有兴趣,学得不好,不能换专业;学得好的,有资格换。”
 
  毕竟专业有冷热门之分,学生能否转去自己心仪的专业,还要看专业有没有空位。王东表示,从往年经验来看,确实有少部分热门专业在扩容后,还是不能满足转专业学生需求。学校只能在资源许可的情况下,最大限度满足需求。“我们转专业之前有一个预备动作,就是所有专业必须先扩容。”
 
  熊丙奇认为,要想真正实现学生按兴趣转专业,必须打破高校教育资源配置的局限性。“现在有的学校虽然可以换专业,但是还是按照专业来配置师资。如果有的专业没人读,就导致该专业办不下去。大家希望,学校有更大的自主权,包括课程和专业设置的自主权,这样就可以根据学生需求灵活调整专业和课程设置。”
 
  北京大学教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随着此次转专业限制放宽,学校也鼓励各院系提供更加丰富的学生学业支持体系,加强新生对本专业的认同。对于所谓的冷门学科,学校会改进招生和培养模式,把真正有兴趣的学生吸引进来。
 
  熊丙奇认为,在专业间引入“市场机制”的同时,还是要加大对数学、物理等基础学科的投入,防止部分冷门专业陷入“学生流失、办不下去”的困境。“比如一些基础学科,学生可能认为比较冷门、就业又不理想,不愿意读。现在为何学生允许换专业的同时又设置了局部限制,就是这个道理。但有时限制过多、加上资源不够,导致学生换专业的空间还是很小。”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