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澳门银河官网 >

塑造国际秩序需超强国力

时间:2017-04-15 13:58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使一些人认定以美国为基石的现有国际秩序面临空前挑战,甚至已近崩溃。在这样的判断下,国内外都有人呼吁中国“领导”对未来国际秩序的塑造。
 
  基于对国际秩序变迁的研究,笔者认为,中国要对这种呼吁保持谨慎。首先,这是因为塑造国际秩序的努力不仅要付出可观成本,还要承担失败风险。国际人士可以随意鼓动,但不会承担这种成本和风险。
 
  其次,塑造国际秩序需要超强国力,而中国离这样的国力还有较大距离。塑造国际秩序也需大部分主要大国支持,而中国离获得这样的国际支持同样有较大距离。
 
  因此,在相当长时间里,中国需要明确拒绝担负起塑造未来国际秩序的“领导者”角色。我们能做的是在某些特定领域,通过联合其他国家,推动一些就现有国际秩序的有限改进或改革。
 
  美国塑造国际秩序的漫长轨迹
 
  法国大革命以降,国际社会只发生了一次和平的国际秩序塑造,那就是美国在二战后的经历。这一秩序在冷战后得到强化并基本扩展到全球。过去一个多世纪,所有试图通过非和平手段重塑国际秩序的努力都遭重创,无论拿破仑的法国,还是德意志帝国、“轴心国”或二战后的苏联。
 
  而如果我们仔细考察美国自19世纪中叶到二战这近一个世纪的成长轨迹,就会发现,其实美国并不是一个急于塑造和维持国际秩序的国家。
 
  1895年的美国已是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经济规模达到英国的1.5倍之多,不过人均GDP仍略低于英国。此时的美国并未追求塑造国际秩序。相反,美国依旧专注于经营美洲,巩固美国在整个美洲的地区霸权,直到在1904年-1906年间迫使英国承认“门罗纲领”,将其在美洲的存在全部和平地“移交”美国。
 
  1916年,美国的经济规模更是超过整个大英帝国。一战结束后,尽管彼时的英国和法国已遭重创,但仍拒绝美国过多介入欧洲事务。最终,英法主导了《凡尔赛和约》谈判和一战后国际秩序的走向。而在大西洋对岸,美国国内对塑造国际秩序的意愿也不坚定。威尔逊总统无法获得足够国内支持来塑造国际秩序,最后美国连自己发起的“国联”都没加入。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