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百家乐官网 >

华图教育触A未果引发借壳“血案”

时间:2017-06-04 13:32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华图教育(830858.OC)发布公告称,公司审议通过了《关于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A股)股票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的议案》。
 
  这是华图教育5年4战IPO,而这仅距离最近一次借壳失败不过十来天。但是,站在资本市场的大门口,不到最后,华图教育似乎有些不甘心,也一直在“不走寻常路”。
 
  资料显示,华图教育成立于2003年,注册资本为1.23亿元。公司是一家集面授培训、在线教育、公共管理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教育培训企业。华图教育专业从事包括公职人员、教师、事业单位人员、医疗卫生人员在内的各类人才的招录培训等项目。2014年7月24日,华图教育在新三板挂牌,成为首家登陆国内资本市场的教育培训机构。
 
  股权结构方面,自然人易定宏持有华图教育42.92%股权,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其他创始人持股32.93%;员工及其他持股19.6%;达晨创富持股4.55%。
 
  频繁触A
 
  实际上,自2012年开始,华图教育便启动了IPO上市之路。但因证监会暂停IPO申报受理,华图教育IPO就此搁置。这是第一次失败。
 
  2014年7月,华图教育不得已而登陆新三板。不过,自挂牌以来,华图教育对新三板几乎没有“兴趣”,有数据统计,华图教育自2014年7月挂牌新三板以来,多次停牌,实际交易天数仅61天。
 
  2015年4月,*ST新都发布资产重组公告,称拟收购华图教育100%股权,交易预估值26.5亿元。
 
  彼时,华图教育董事长易定宏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出于对未来公司并购计划的考虑,公司还是决定再上市。A股市场在融资、流通以及资源方面更有优势。”
 
  但两个月之后,华图教育宣布放弃借壳,原因在于财务审计无法通过。易定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年报被审计师出具“非标”对企业是很大的风险,对公司来说是重大的不确定性。索性放弃,这是第二次失败。
 
  当时有媒体问,如果再遇到合适的壳,是否会继续考虑借用上市,易定宏称:“基本不会做太多考虑,股东一致同意,想把企业做好,我们会在新三板好好做,做出新三板的标杆。”
 
  不料,就在今年5月初,华图教育借壳扬子新材,再度失利。在IPO加速的当下,华图教育这次能否成功冲关令人期待。
 
  虽然从外部环境看,IPO发审提速,成功过会的新三板企业越来越多,股东人数超200人也不再是障碍。在这种情况下,相对于借壳,IPO对华图教育来说也许是更好的选择。
 
  但在上海证券分析师陈健宓看来,随着IPO加速以及注册制的呼之欲出,目前壳已经贬值,对于借壳方来说,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筹码。另外,目前IPO上市与借壳上市的时间差已大幅缩短至6个月到一年。加上重组新规之下,监管部门不仅严查收购资金来源,对借壳企业资质的审核也在向IPO靠近。
 
  “就算华图教育找到了好的壳,股东意见也达到统一,就目前的监管情况来看,华图也不一定能够成功借壳上市,依然存在着较大的被否几率。”陈健宓表示,今年以来,两市共有84家上市公司的重组事项未获通过,而去年同期仅54家终止重组。在IPO加速以及并购重组趋严的背景下,新三板企业想要借壳 A 股上市的难度会越来越大。
 
  估值“大空翻”
 
  虽然新三板公司华图教育多次冲A未果,但所幸并未对公司业绩带来过多影响,反而在多次触A过后,华图教育估值一路飙升,冲破百亿大关。
 
  数据显示,2014年、2015年、2016年华图教育营业收入分别为11.55亿元、13.5亿元、1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5亿元、2.12亿元、3.56亿元。而同期华图教育发生过的几起协议转让收盘均价分别为0.499元、50.68元、79.8元。估值增速远超业绩增速。
 
  从华图教育有过的两次定增来看,估值也上演了“大空翻”的好戏。资料显示,华图教育第一次定向增发方案获董事会批准时间为2015年10月27日,方案显示,此次定向增发数量为738万股,增发价格为24.39元,募资规模1.8亿元,本次增发对应的增发市盈率为19.6。时隔9个月之后,华图教育抛出第二次定向增发方案,方案显示,此次定向增发数量为972万股,增发价格为24.39元,募资规模7亿元。
 
  有投行机构人士表示,华图教育定增价格能在短时间内涨了3倍,或许就跟其频繁的触A有关,这也说明参与其中的一些资本存在“浮躁”现象。
 
  引发“血案”
 
  值得注意的是,华图教育在多年触A的过程中,虽然是“提升”了自己,但所过之处,借壳对象均深陷“跌跌不休”。
 
  6月1日,华图教育曾想借壳的*ST新都迎来进入退市整理期后的第5个跌停。此前的5月17日,深交所发布*ST新都股票终止上市的公告,*ST新都成为“2017年退市第一股”。*ST新都5月24日进入退市整理期,股票简称也变成“新都退”,并在退市整理期届满后的45个交易日内,进入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进行挂牌转让。
 
  记者注意到,在2015年华图教育宣布与*ST新都“联姻”的消息之后,*ST新都曾在停牌前股价连续15个涨停,引发不少资金蜂拥而至,多家机构现身其中。但如今,新都退继续创造着历史,5月31日全天总成交仅1手,这也创下了近8年来股票单日成交量最少的纪录。
 
  同样,扬子新材也未能幸免,自5月10日复牌后遭遇3个跌停,截至6月1日,股价较复牌前下跌了4.42元,跌幅为39.23%。
 
  中泰证券分析师赵坤分析,IPO审核加速已经形成市场共性预期,对市场资金供需的影响并不突出,主要影响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壳资源的稀缺性确实被弱化,二是新股、次新股的短期资金驱动被削弱。
 
  “一方面,随着IPO加速的持续,壳资源价值会被逐渐削弱,前期短期上市融资诉求强于借壳高成本的企业也开始转向IPO。另一方面,IPO加速前期市场存在的资金分流隐忧正在逐渐消除,对于借壳上市的资金驱动也在被弱化,市场开始以回归业绩为主线,审视借壳上市的资产持续盈利性。”赵坤明确表示,借壳游戏已变。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