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谣歌手蒋明:做最安静的音乐保持最纯真的状态

2012-05-04 01:11      来源: 晶报      作者: 邵登      字体大小:     

5月5日,歌手蒋明与空山乐队将在一渡堂上演一场“诗与歌的旅行”。作为在2011年异军突起的民谣歌手,蒋明的音乐让人激动,其旋律似茶如酒,甘醇却又令人保持清醒,低沉的声音道出诗意的歌词,乐器在简单又不失华丽的配器下融合成醉人心脾的乐音。

如果不是这张名叫《再见北方》的民谣专辑,那么对于认识蒋明的人来说,他仍是那个忙忙碌碌的媒体人。曾发起过“坡地民谣音乐会”,也作为金榕树音乐奖和华语流行乐传媒大奖的创始人,蒋明作为评奖人和乐评人的身份广为人知,但在去年推出了个人专辑之后,蒋明作为音乐人的身份又令许多业内人士也为之大震。在此之后,蒋明的身上多了种看似对立的两面,但是在他那儿,却很好地将这些对立统一了起来。

1

乐评人和影评人往往会面对如此尴尬:某激烈言论惹怒了某明星的粉丝,对方会回你一句“有本事你去唱/拍啊!”如果蒋明遇到此类事件,完全可以用自己的专辑告诉对方:我的音乐真的不比那些所谓的歌手差。

最“边缘”的音乐人 “可以说我对这个圈子太熟悉了”

晶报:在成为音乐人的这近一年时间里,你适应身份的转变了吗?

蒋明:其实我并不特别希望站在台前唱歌,我更想将自己定位成创作者,我觉得我能平衡音乐和媒体工作这两者的关系,从以前策划音乐类的奖项,做乐评人,可以说我对这个圈子太熟悉了。

晶报:能解释下专辑名称的意义吗?

蒋明:我很早就离开了家,就在那个时候写了一些怀念故乡的歌曲,离家的过程就是不断地再见和想念,对于童年和逝去时光的怀念让我无时无刻都想再回到那个时候,《再见北方》就是“再见了,北方”,也是再次见到北方。

晶报:为什么只选取了1993到1997年这个阶段写的歌?

蒋明:我和制作人朋友聊的时候,聊到既然想做,就选取最怀念的阶段和经历,所以选了这个阶段。这个时间段的音乐过了最初的生涩和不成熟,也过了我想要出专辑时期着急的状态,这时的音乐恰恰是最安静的,是为了保持这个阶段的状态——纯真。

2

十几年没有以歌手的身份出现,又突然以半年的时间录成专辑并在乐坛掀起波澜,如此的蛰伏和如此的雄飞的蒋明,都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

音乐不是“理想” “它就像吃饭、睡觉、醒来一样自然”

晶报:你在年轻的时候从事过舞蹈和音乐,但之后却进入了媒体圈,音乐是你一直以来的理想吗?

蒋明:从表面上来说可以这么理解,但我觉得以我现在的年纪和境地,我所追寻的已经不需要用“理想”来形容了。其实做这张专辑,我觉得就好像吃饭、睡觉、醒来,是一样的事情,就像有的人想唱歌就去卡拉OK一样。我没有想过给自己附加很多外在的事情,比如为了理想或者对事业的追求做些什么,我正好相反,在做这件事时我非常轻松。

晶报:你的歌都写在十几年前,为什么到现在才去制作专辑,这是否和民谣在国内的复苏有关?

蒋明:是讨巧吗?呵呵!推出专辑的时候并没有想到会有现在的效果,但我不否认在这个时候的推出让更多的人认识了我的音乐。2000年的时候,我想过做这张专辑,但那时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乐坛的沉静突然变得非常的混乱,没有沉淀,一切都那么功利,我觉得在那时候唱,就会玷污了这些歌。选择现在推出,当然也和民谣的复苏有关,我觉得这更多的是一种提示,一个契机吧,外部的环境多少都会对歌手有一定的影响。

晶报:当进入体系后,你的音乐依然能保持当初的纯净吗?

蒋明:在上张专辑里的音乐表现的是一个特定的时期,如果大家只听了我的这张专辑,会觉得我的音乐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其实我现在已经完成了第二张专辑,第三张也写一半了。我想我不会有本质上的改变,我不可能写出周云蓬那样的音乐,所以还是围绕着自己,方向不会变。

编辑: 张威斯
1   2   下一页  
 
 
网友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