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寻迹通津坊:海甸溪边的古渡口

时间:2016-08-25 10: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清末民初海口城区布局图上的三亚街(右上角黄色位置),即通津坊。

  清末民初海口城区布局图上的三亚街(右上角黄色位置),即通津坊。

  三亚街上临街店屋样式的民居。

  三亚街上临街店屋样式的民居。 通津坊三亚上文化园地里古树参天。

  通津坊三亚上文化园地里古树参天。  三亚上文化室里面保存乾隆年间“芳流奕祀”碑。三亚上文化室里面保存乾隆年间“芳流奕祀”碑。

  午后两点,一阵清脆的瓷器敲击声打破了海口三亚街酷热下的寂静。三两小童从木门里探出脑袋,老人在躺椅上缓缓直起腰板,屋檐下懒卧的土狗也因此动了动耳朵。一戴草笠的担夫卸下担子,手里拿着一瓷碗和汤匙敲击,面带微笑似乎等待老友重逢的样子。不一会,担子旁便围满人,担夫则从担子的锅中舀出一碗一碗芝麻糊交与他们。三亚街顿时芝麻飘香,巷道也多了几分热闹。海口坊巷中长大的人可能都有相似的记忆,午睡醒后有吃一些在家门口叫卖的小甜品的习惯。

  三亚街犹如一位慈祥的老者,守望着膝下的儿孙从幼年直到变老。那么,谁曾好奇她的前世今生?此“三亚”与琼南的三亚市并无关系,在地方话里读起来反而与“三艾”谐音。如此有趣的地名,现今当地老者也表示无法解读来由。但是现存风物似乎可以为三亚街道出些曾经的过往。

  古名“迈本”的滨海聚落

  居住在三亚上庙旁边的吴坤富老人介绍,三亚街与街后的巷道一起俗称“三亚村”,在过去它还有个正式的名字叫“通津坊”,民国时期村里对外活动交流时还沿用“通津坊”这个名号。现今的三亚街分上下两街,民间通称“上庙”和“下庙”,原是以街上相继修建的两座关圣庙为分别的。而“通津坊”的得名可追溯到宋元时期,宋代在白沙津置渡通往徐闻沓磊驿,与大陆往来。而通津坊设渡口,作为海口浦与神应港往来的通道,所以称为“通津渡”,而后改称“通津坊”。三亚街长大的詹姓老街坊回忆,在和平桥未建好之前,还有渡船来往海甸岛。

  从三亚上下两庙中的古碑得知,“上庙”始创于清代康熙年间,“下庙”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间。两庙同奉关圣帝君为境主,故近年修葺一新的“下庙”也挂上了“关圣庙”的匾额,庙内也制作了多幅精美的关公事迹浮雕。乡野建庙也需要物质足够的条件,从清代三亚街一街建两庙的情况及建庙的芳名古碑,可得知此地在清初时已经是一个人口不少的杂姓聚落,并且发展迅速。然而据不少老市民回忆,三亚上庙后村曾经的土地庙才是通津坊最古老的庙宇,在上下两关圣庙创建之前就有。该土地庙被认为是海口老城区历史久远的商贸发祥地之一,为海口地区最有名气的土地庙。旧时不少海口城里的商民前来朝拜,祈求财运亨通。

  三亚上文化室里一块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的“流芳奕祀”简短交代了该地地名的变更:“所城东通津坊前名迈本,近称三亚。”我们得知,“三亚”的称法大约是在清初才出现的,通津坊还有个更古老的名字叫“迈本”。“迈”、“美”在海口市的地名中经常出现,这两个字在同一地方不同时期的文献资料中常常互用,且当地人都念作“mai”。通津坊东边的美舍河在当地的土话里就叫做“mai舍河”。学者宋长栋在《试从地名探讨海南岛“临高人”的源流》中指出“迈”、“美”都是临高话“mai”的汉语谐音译字。“mai”意为母亲、女性。莫祖禧在《“临高人”进居海南岛时代探讨》中认为,“mai”命名的地方应该是“临高人”在琼的曾经居住地。如此看来,通津坊更早的居民是临高语族群,后来迁琼闽人渐多,甚至通津坊无人再说临高话,但是本着“名从主人”的原则仍把古名刻于碑中铭记。地名的变迁,也体现出三亚街在不同历史时期的开发情况。

  “半村半郭”的宜居之地

  现存于三亚上文化室里这块乾隆年间的“流芳奕祀”碑,不仅交代了通津坊名称的沿革,还给世人描绘出了两百多年前通津坊的地理环境。可惜碑文因雨水冲刷和人为破坏,大部分字迹残损。在可辨的文字中,没有华丽的辞藻,却能让读者如身临其境般领略古代通津坊的水乡风光。论及此碑的文学价值,当为海口老城区现存碑文之首。现将部分文字摘录如下:

  “今夫乡祀,境主所以保障梓桒福垂庶类者也。所城东通津坊前名迈本,近称三亚,为海口一图与海门唇齿相辅北户而处,系半村半郭之区也。山峙其屛,水环其带,田畴绣错,画艇渔灯,互相掩映。埜处也,饶有水居之雉鸟,尔乃四面庐居,各抱地势而业……”

  文中指出通津坊位于海口所城东郊。相传古代海口山内岭为海门东岬角,君尧岭为海门西岬角。通津坊刚好位于君尧岭大小上坡的北面,又属于海口的门户之地。碑文用一个“半村半郭”的成语形容通津坊当时的居住环境,这是中国古代文人理想的居处,既有乡居的宁静与闲适,又紧邻城郭的繁华,可谓中庸也。依山傍水,田间景色像刺绣般绚丽多彩。鸟兽鱼虾各行其道,人类也一样安居乐业,正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映入眼前。而曾经的“半村半郭”之地,现今早已融入高楼林立的海口主城区中。以山为屏的田园风光已经寻不到痕迹,唯有海甸溪与三亚街居民隔着长堤路相望。时代的脚步不曾停歇,所幸历史的脉搏依然跳动,如同三亚上庙院子里面百年古树郁郁参天,给后人留下无限的遐想与一方驻足之地。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