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 >

原来,你看到的拉萨都不是真的

时间:2016-08-25 10:44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李珩,85 后,曾为建筑师,因为对摄影的热爱,叛变建筑,转行摄影。2014 年来到西藏拉萨,从一枚 " 北漂 " 变为 " 拉漂 "。这一晚他乘着月色,按照自己定制的夜行线路,寻遍拉萨的每一个角落,只为看到这日光之城最真实的一面。

当星星替代白云成为天穹的背景,当月亮替代太阳把柔和的光撒向高原大地 … 拉萨,这座以蓝天白云大太阳而著称的 " 日光城 ",在西边天际线褪去最后一片暖色之后,也卸下了白天里无数标签式的风景,显现出不为外人所熟悉的另一面。

 

夜色里,城中的车水马龙灯红酒绿与内地城市无异,刺眼的霓虹灯光遮蔽了夜拉萨的真正气质。驾上 Jeep 自由光,逃离喧嚣和路灯,冲进黑暗,去拉萨的各个角落,找寻高原夜色的正确打开方式。

 

色拉寺后山:在云端俯瞰拉萨

在拉萨城北山上的岩壁间,发动机的轰鸣声坚毅回响,曲折惊险的砂石盘山路蜿蜒向上,通往云端的山顶。站至山顶,向南俯瞰,夜晚的拉萨城铺满视野,就在脚下。纵横交错的街道,像闪着红光的蛛网,在拉萨河谷中向四方肆意延展着。蛛网之间无数的亮点,则是百态的城市夜生活。耸立在红山上的布达拉宫,被灯光包围着,成为城中最亮眼的一点。

 

城市的浮华就在眼前,但耳朵里却是属于大自然的宁静。拉萨城上空,云浪在无声的翻滚着,灯光把云山染成了红色。一片雨云飘然落下,像神灵伸入凡间的触手,轻轻抚过城市。

 

风云突变,云层裂开一个口子,现出灿烂的星空,繁星点点,如同云之上的天空之城。

帕邦喀:夜花灿烂

 

再向北,路过色拉寺,沿着娘惹沟的小公路行驶。坡度渐陡,街道上的路灯被抛在身后,自由光没入了夜色的幽蓝。路两旁的藏式屋舍沉睡着,被星光勾勒出模糊的轮廓。半山腰上的几点灯光,是路的终点——座落在一尊巨石上的寺院帕邦喀。

车灯扫过寺院的外墙,惊扰起几声狗吠,反倒更衬出夜半古寺的安宁。白塔、残壁、松赞干布的修行洞,在灰白的光线里淡然地存在,一如千年的过往。围绕帕邦喀四周的古树上,拉萨的春夜悄然而至,暗香四溢,却不见踪影。架起三脚架,对准古树和星空,10 秒,20 秒,30 秒 …… 相机亮起的屏幕上,花都开好了,跟星空一样灿烂。

纳金山口 - 扎叶巴寺:高处的风景

 

拉萨城东,在月光中的纳金山口,这里是一个经幡的世界。无数的经幡在山口上空交织成一个彩色的隧道,在风中变幻着奇幻的光影。皎白的月色里,经幡乘风,猎猎飞舞,虚无缥缈,像七彩的祥云。

继续向前,转入扎叶巴沟。深处,是吐蕃时期西藏四大隐修地之一的扎叶巴寺。都说 " 西藏的灵地在拉萨,拉萨的灵地在叶巴;到拉萨不到叶巴,等于做件新衣忘做领 "。威严的拉日宁布神山本是先者们的清修之地,山势险峻,人迹罕至。而后信众多至,几经扩建,让这荒芜高地渐成颇具气势的险地高寺。相较于用身体丈量大地的朝拜者,一圈圈的盘山路让旅行者省了不少时间和力气。车灯照亮了车前的一小段山路,而车后重回一片虚空。路,一直都在脚下。自由的心与勇气相伴前行。

甘丹寺:在盘山路尽头数星星

 

若想看到更壮阔的星空,需要走得更远。在修缮中的 318 国道上向东颠簸了一个小时,在达孜县拐向去往甘丹寺的盘山路。十几个发卡弯之后,盘山路到了尽头。旺波日山如大象脊背一样的山脊,清晰地在路尽头划出一道弧线。象背上乘载的,便是与哲蚌寺、色拉寺齐名的,格鲁派祖寺——甘丹寺。

肉眼看过去仅是一片黝黑的山体上,用相机曝光 20 秒钟,显影出了甘丹寺的本来面目。佛殿、经堂、僧侣用房、佛塔 …… 各色建筑密集地分布在从山坳至山顶的一片扇形区域内,这就是一座建在山顶上的城。

 

打开车顶天窗,关掉车灯,一闭眼的黑暗之后,世界也于一瞬间点亮。感知被无限放大:天边的雪峰群山这时也只是秀气的小前景,360 度全景无死角的星穹才是震撼的大场景。银河横跨天顶,星星前仆后继地亲吻山顶上的雪。

 

拉萨河谷:旷野中的那抹绿

 

而拉萨河下游,河谷变宽,河岸平缓,一排排的杨树分隔出大片大片的农田。月夜里,田地里的青稞苗刚抽青,树林已渲染上属于春天的新绿。驾自由光驶过林间的小道,扬起的尘土带着干燥的味道,在绿色中闪过一道光。车光扫过,荒漠反射着白光,惊扰了树和云的约会。

河谷与山地的边界地带,经年累月的风把远方带来的尘埃累积成小荒漠,几棵发型独特的孤树像长途跋涉的旅行者,被这里吸引,默默地矗立于空寂中,仰望星空。

 

荒漠尽头,一所小寺院于峭壁之上凌空而起,点点灯火标示了黑暗里它的坐标位置。这微弱的暖色光线甚至不如星光明亮,却能带给夜行者们一丝慰藉。从亘古荒原到璀璨都市,唯有光,才是一切存在、改变、感知的主宰者。

 

让自由光在夜空下的拉萨自由飞驰,品味心中的拉萨之夜。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