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3日 星期二
当前位置:主页 > 评论 >

难以定义的郭敬明|荔枝娱评

时间:2016-10-07 12:5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爵迹》从来不缺热度,早在上映之前,黑子们就开始制造话题。在素以苛刻闻名的豆瓣网上,网友组团刷一星的低分,结果是这部电影尚未上映,就创下了华语片罕见的低评分。问题来了,打分的网友绝大多数压根儿没机会提前观影,而且我相信他们中的多数也不会去影院观看,但这一点儿也不妨碍他们关注这部电影。
 
  这就是郭敬明和这个时代的荒诞,他是一个现象级的存在,黑他的人和粉他的人一样多。有趣的是,粉、黑都能找到乐子,郭敬明就好像是一个纸巾,有的人用来擦嘴,有的用来擦尾。
 
  我愿意把郭敬明就当做一个大IP,就算是仇恨他的人,也会追赶着消费这个大IP,哪怕仅仅是在消费话题。注意力经济的时代里,话题消费这件事往大了说,不也就是一种影响力?结果是杀入电影市场的郭敬明,已然是当下最具影响力的导演之一了。黑他的人,忠心耿耿,誓死追骂;粉他的人,简单粗暴,用钱投票——仅《小时代》系列的累积票房,就突破了20亿之多。
 
  品位高尚的影评人不喜欢他,有追求的资深影迷吐槽他,而粉他的人结结实实地拿钱砸。电影是多维的,“票房”本身也是一种评价,你总不能说花钱买票的消费者都是傻子吧。事实上,电影品质的好坏,并不是一部电影是否卖座的决定性因素,否则你不能解释“烂片会大卖”的现象。
 
  在我看来。观众去消费商业电影,就和去吃一顿饭,买一杯饮料,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麦当劳从口味到营养,在美食界里排不上号,甚或要被列入垃圾食品,但这不影响它成为最成功的饮食商品。电影的复杂,是因为它无法和饮食对等,它也属于一种审美的艺术消费。
 
  郭敬明是个好导演吗?似乎不是。但他是个好的商业导演吗?似乎不能说不是。
 
  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郭敬明的作品都是偏低幼的,它们浮夸而且虚假。在看《爵迹》之前,我完全不抱有任何期待,但这次我有点意外。作为一个话题型导演,郭敬明并没有重复自己,《爵迹》是一部工业化的商业片,它的核心卖点不是噱头和明星,而是技术。
 
  《爵迹》有一个全偶像的豪华阵容,范冰冰、吴亦凡、陈学冬、陈伟霆、郭采洁、杨幂、林允……但明星并不是这部电影的核心,特效技术才是最大牌的主角。在《爵迹》里,偶像们也是以全真人CG的特效实现的,技术角度来说,这一部动画片。
 
  这完全出乎我的意料,范冰冰在戏里的存在感,比不上她耗巨资制作的40万根假头发。在我看的那一场里,当范爷的假发在风里铺开,影院里响起了一阵惊呼。我们并不一定是范冰冰的粉丝,而她也并不是这部戏的主角,故事和演员都是次要的,视觉奇观才是最大的看点。
 
  在《爵迹》里,你能看到郭敬明式的浮夸和虚假,那些假大虚空的旁白,不能理解“世间本来空无一物”要表达什么。但在一部奇幻题材的电影里,浮夸和华丽,虚假和想象力莫名的契合,就连偶像演员们糟糕的演技,也因为CG技术而变得成立了。其他如熊欣欣的武指,梶浦由记配乐,都是标准化的工业化的,他们不见得优秀,但是在水准线上。
 
  如果你不是郭敬明黑,仅是一位中立观众,我愿意推荐你去看《爵迹》。从某种角度说,这部电影独立于一般的“好”与“坏”的评价,它是这个时代的产物,符合荒诞的审美,满足冲动的消费。而作为导演的郭敬明,同样难以被定义,他就像是一张过度ps的照片,放在一堆正常照片里会难堪,而出现在这个满世界都是ps的时代里,他成立了。

热门资讯